Work
About
All Projects
Network

介绍

介绍

what we
call painting

数码创作有一种奇怪的中立性,有人或许会说这种出现的方式是虚伪的表相。他们所呈现的状态并不是事物原始的存在状态,甚至可以说并不存在。对于数码世界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说是多形态和反定位的。它可以被同步反应在在不同的位置中。它的表相可以拥有多样的地址和多种建筑。在复制和原创中间,它不具备可辨识性和特定定义,它也拒绝被一个载体为了自我存在的缘由而定义。数码作品也会通往另一条道路,或许特殊的基础建构可以完成外表的工作,也可能是在一个具体的客体的形式中被短暂和隐喻性的修复。程序决定了数据的可视化和具象化,这些数据由更多的程序构成,清晰地是每一件我们看到事物也可能存在差异。然而这个意识预设了对白盒子一个不同的理解。事实上,对数码艺术而言,从艺术作品的理想角度观察,一个中性的展览空间承担了一个协调人较小的角色,更多地是对构成这些作品的媒介方法的反思。对于那些已经被完成的作品,已经挂在房间里的墙上或者被隐藏起原创性的屏幕。如果它致力于本身运行的阐释的多重性的领域,仅仅为了生成程序而无限地拒绝所有的阐释。从这个原因上来说漂浮画廊想要两者都能做到。这里通过数码程序的长期的原创,制造一个模拟的现实来规划实验,现代化的神墙,转化进这些轨迹达成一种调节好的欣赏,然后分析它们的每一个条件。Jeremy Bailey有一种讽刺的特质。他创做的作品好像在他身体运动的表面和其中都会显露。

然而这个成绩好像数码表演一样仅仅存在于它身体的技术表相之中。软件的图像空间形成了第一次突变,无可反驳并随机地显示了技术的物质性。从外在看,我们看待这个第二身体的艺术,只能在Bailey自己的评论中作为一个评论被理解,依次宣布在直接的后现代场景下去操作,他使艺术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了无限的可能性。在相同的科技的辅助下他庆祝了一种绘画中增加的平凡本质,这种科技可以制造基础的不可能性,这都能被直接或者隐喻性的了解。所有的这些独一无二的发生都是在屏幕的背景下或者反背景的。

Jeremy Rotsztain和Andreas Nicolas Fischer呈现了二维图片的挽歌和不朽。然而在这里中心姿势指向了电脑内部,电脑实际上做了我们曾经称之为绘画的所有决定。每一件作品好像仅是参照电脑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所有的参照,这些关于生活的信息提供给我们的阅读,都是机器深处的认知力在作用。以这个空间为例,它的算法呈现了关于表现主义绘画影响的轰动一时的电影,去形体化的狂欢行为。同时在另外相似的格式塔原则中被使用去制作一个单纯的数学构成和意识到它的复杂的打印墨的图案。

2012年6月16日
Haupftbahnhof Offenbach

策展人 | Manuel Rossner

本文 | Marc Ries
翻译 | Mi Ling

通过支持

News

Enter your email to receive invitations and news.

Change to another language, if you don't prefer Chinese.
By using our web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and privacy policy. Close